寒渔歌

【骗婚】一个耽美文的脑洞/寒渔歌

【我喜欢男人,
我丈夫也喜欢男人。

我和两个男人同居,
结婚的是我,单身狗也是我。】

我和我丈夫一个月前因为相亲结识,一周前结了婚,从相识到结婚的速度我想完全够的上“闪婚”一词。
你要问我为什么结婚结的这么快,原因很简单,不是老套的一见钟情,而是更加老套的家长逼婚。
我被我家人逼婚,我丈夫也被家人逼婚,两个被逼婚逼的快要疯了的人凑到了一起,互相看着还挺顺眼,就一拍即合结了婚。
我对我的丈夫,那是相当的满意。头脑好、性格好、样貌好,相亲能相亲到这样的优质男士,我想我一定是上辈子拯救过世界。
然而相亲的时候,其实我对我丈夫的状况感到十分奇怪。
我丈夫是高学历、高管、高富帅,有房有车有钱财,外在条件和内在条件都优秀的没话说,是那种扔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见的耀眼存在。按理来说这样优秀的男人只要透露出想要结婚的念头,应该有无数的女人前仆后继的赶来求他的青睐,可选择的结婚对象绝对能够从街头排到街尾,而且个个貌美如花、风格独特,本是绝对轮不上我这么个小小的公司职员。
然而天意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明明是如此优秀的男人,却硬是被逼到靠相亲来解决婚姻问题,甚至还一眼相中我这么个平淡无奇的普通女子,这便由不得我不奇怪了。

相亲当天,我就开玩笑说,“你不会是骗婚吧?”

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就是开个玩笑随便说说,我没放在心上,我想我丈夫应该也没放在心上,两人相视一笑便继续谈论其他话题,这个问题连个波澜都没有掀起来。
然而现在想想我真是错了。
我还是太天真了。
从之后的事情发展看来,没掀起波澜的,估计就只是我的内心。

结婚一周,我和我丈夫住在新买的房中,因为公司行程变动而提前归家的我站在卧室门口,大脑被迫的陷入了一片空白。
在我的床上、我和我丈夫的床上——我看到了凌乱的男性衣物和两具交叠缠绵的花白肉体。
至此,我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实——

一个月前的玩笑之语,一语成谶了。

一个百合文的脑洞/寒渔歌

存了多年的脑洞,希望以后有机会将它写出来。

【我头一次庆幸我和你都是女生,因为这样我便可以肆无忌惮的拥抱你、亲吻你,甚至一遍又一遍的说:“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娶你。”】
【然后我牵起你的手,走过鲜花铺就的长廊,在众人祝福的话语里,亲手将你送至那个男人怀中。】
【我清楚的知道这个与你深情对视的男人将陪伴你度过幸福美满的余生,而我,终将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
【接着,我不禁在心中向自己提问——】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到可以放弃你的地步呢?”

上色目前只完成了一个小樱。周末继续!

三月份上晚自习不想写作业时画的,  发这记录下吧。
其实并不知道在画什么